参考消息网8月3日报道 香港《南华早报》网站8月1日发表报道,关注美国新一代中国问题专家问题

参考消息网8月3日报道 香港《南华早报》网站8月1日发表报道,关注美国新一代中国问题专家问题
参考消息网8月3日报道 香港《南华早报》网站8月1日发表报道,关注美国新一代中国问题专家问题。报道称,美国在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有关中国的专业知识之时,希望从事中国问题研究的人却变少了。而且年轻一代中国问题专家对中国缺乏第一手的认知,这可能会导致理解和解读中国及其政策的能力下降。出现这种情况,华盛顿难辞其咎。报道摘编如下:作为一名常青藤盟校的中国问题专业毕业生,22岁的帕特里克·贝勒具备开启专注于中国的职业生涯的所有条件:语言能力、曾在中国生活的经历以及最重要的——热情。找到像贝勒这样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如今,希望从事中国问题研究的外国人变少了,尽管现在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有关中国的专业知识。12届全美中文大会现场(新华社发)贝勒是一名美国人,曾在2016年和2019年去过中国,每次都是通过美国国务院参加为期数周的项目。贝勒从初中起就开始在美国学习普通话。他去年考上了北京一所顶尖大学的硕士,希望借此强化自己在中国问题上的专业知识。然而,新学期即将到来,贝勒对于自己能否获准入境并不抱太大期望。让美国人有机会通过在中国学习、工作或生活而获得广泛深入的经验,曾帮助培养了美国政府、私营部门和学术界的“中国通”。有人质疑这样的专家是否或应否像以往一样有影响力,尤其是在唐纳德·特朗普上台之后,当时许多专家被认为过于迁就北京。不过,北京的学者仍然认为,美国总统乔·拜登的中国问题顾问团队对中国有着深入了解。不管政治倾向如何,美国各学科的决策者都认为中国是美国在21世纪“最重要的竞争对手”。因此,拜登政府已明确表示,它认为在外交、军事和情报事务上专注于中国的专家队伍必须扩大。然而,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葛来仪说:“缺乏第一手的体验可能会导致理解和解读中国及其政策的能力下降。”另外一些长期关注中国的观察人士指出,当前的情况对崭露头角的专家造成了压力。但这种情况对美国年轻人的影响尤其大,因为他们还没有像他们的前辈那样在中国建立关系网和积累经验。美国维拉诺瓦大学的沈岱波说,华盛顿难辞其咎。沈岱波曾在2003年至2007年担任美国驻华大使馆科学顾问。沈岱波说,在特朗普政府时期,由于越来越难以获得安全许可,越来越多从事中国问题研究工作的人变得更加谨慎,担心他们与中国的关系会被如何看待。公众的注意力越来越多地转向了中国可能如何危及美国国家安全,美国司法部最近终止的“中国行动计划”就说明了这一点。该行动计划旨在打击有利于北京的技术及其他敏感信息泄露行为。在特朗普时期的这项计划下,一些著名的美国教授被指控瞒报或掩盖与中国资金的关系。贝勒表示,当他待在美国的时候,他对中国的看法会发生变化。贝勒说:“在中国,你真正有机会去认识人,了解他们的日常生活以及政治和政府对普通人的影响。在美国,事情更多地以政治和国际关系为中心。”责编:庄鹏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