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的佩洛西,烦心事很多:第一件,是自己的儿子卷入了联邦调查局一场调查的丑闻中

最近的佩洛西,烦心事很多:第一件,是自己的儿子卷入了联邦调查局一场调查的丑闻中
最近的佩洛西,烦心事很多:第一件,是自己的儿子卷入了联邦调查局一场调查的丑闻中。第二件,是自己的老公涉嫌股票内幕交易,成为众矢之的。第三件,也是最重要的一件,是自己的国会众议长之位要不保——最新的民调数据显示,对她持负面评价的美国民众已经超过半数。佩洛西当然不会坐以待毙。更何况,就在今年1月,佩洛西还宣布,自己将再次竞选众议员。炒作台湾议题,即便不能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,也会在佩洛西的政治生涯中“留下一笔”。这就是政客佩洛西最真实的想法。美国人对她有一句精准的评价——她一直都是南希·亚利桑德罗,而非南希·佩洛西。佩洛西,只是夫姓。谁是南希·亚利桑德罗?一个从政30多年,让自家资产过亿的妻子?想要回答这些问题,我们首先要看清,她是一个标准的美国政客,一个不折不扣的投机分子。佩洛西的父亲,是一名国会议员。当年,任何一个有求于佩洛西家的人,佩洛西都会用本子记下他的名字,等到选举时,就可以要求这些人给自己的父亲投票。佩洛西自己在采访中说过,家里最早教她的就是数数——方便她数选票。按理说,佩洛西应该在大学一毕业,就踏上政途。但毕业一年后,佩洛西嫁给了富商保罗·佩洛西,成了家庭主妇。她的人生轨迹,发生了偏离。照顾家庭,成了佩洛西生活的重心。佩洛西的传记作者苏珊•佩奇曾说过,佩洛西是她报道过的最喜欢权力的人。有野心,但却被家庭牵制了精力,佩洛西,还需要等待。一直到24年后,佩洛西才等到了机会——1987年,佩洛西家族的朋友,众议员萨拉·伯顿在临终前向公众宣布,希望佩洛西能够“继承”她众议员的位子。佩洛西“接受”了萨拉·伯顿的临终嘱托。1987年6月2日,佩洛西终于当选美国众议员,那一年,她已经47岁。在一众国会议员中,佩洛西并不显眼。佩洛西后来在接受采访时提到,我经常和一群国会议员共进晚餐,但这些人从来没有转过头询问过我的意见。为了往上爬,佩洛西,只能用一些更极端、更没有下限的手段——佩洛西成了美国国会中,最会操弄政治议题的那一批政客。用佩洛西自己的话说,她每天早上都会穿上一套“盔甲”,吃过早餐后,就出去“打仗”。佩洛西想要掌控的,是整个国会和其中的两党政治。在政治上投机的佩洛西,是为了一己私利。佩洛西一家,生动诠释了,什么叫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这两年,佩洛西的老公保罗·佩洛西,成为美国股市的焦点人物。神奇的是,保罗·佩洛西的投资眼光,总能走在美国政府政策的前头。前年12月,佩洛西一家购买了特斯拉股票。不久后,美国联邦政府“恰巧”宣布,要用电动汽车取代联邦政府现有的65万辆燃油汽车。这条几乎是专属特斯拉的利好消息一出,特斯拉股价迎来一波上涨。佩洛西一家,大赚一笔。去年5月,保罗·佩洛西投资了互联网巨头亚马逊。很快,短期利好就来敲了保罗的门——美国国防部在7月宣布取消原本微软获得的价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。消息传出后,竞争对手亚马逊股价应声大涨。保罗·佩洛西,再赚一笔。就是靠着这样的操作,佩洛西两口子的净身家已经过亿。当然,这也引来了外界的质疑。台湾之行前,佩洛西又在记者会上被问及,保罗·佩洛西是否利用佩洛西的职务之便炒内幕股,佩洛西立刻否认,然后转身就走,走得很仓皇。“股神”老公被查,只是佩洛西最近烦心事中的一件。今年年初,佩洛西的儿子——小保罗·佩洛西,卷入了联邦调查局对旧金山腐败官员调查案的丑闻中。这是最近,第二件让佩洛西烦心的事。小保罗·佩洛西,不可谓不是“子凭母贵”。据媒体报道,2006年底,佩洛西首次当选国会众议长,不久后,一家数据公司就聘请小保罗·佩洛西做副总裁,年薪约18万美元。但小保罗·佩洛西,却总给佩洛西“惹事”。小保罗·佩洛西已经多次卷入丑闻。这自然也引发了美国人对佩洛西的质疑。当然,佩洛西在任一天,这些事,都不叫事。可让佩洛西烦心的第三件事,正是自己的国会众议长之位不保。一旦民主党失去众议院,佩洛西就会从权力的宝座跌落。无论是从延长政治生命的角度,还是为自己保留政治遗产的角度,佩洛西,都需要做点什么。当回顾自己的政治生涯时,佩洛西可以清醒地认识到,自己连一个1000人的小镇都没有管理过,但自己能从一个众议员到国会众议院首位女党鞭,再到国会众议院首位女议长,她最擅长的,就是选举政治的逻辑,她最熟悉的,就是炒作议题为自己的选举服务。当麻烦缠身,佩洛西选择再打一次“台湾牌”。只是,美方多次承诺,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,美方不支持台湾“独立”。这样的承诺,转眼就被佩洛西踩在脚下。一个政客,不顾信用,不顾国家的安危,不顾台湾利益,为了成就自己的名声和党争的利益,反复玩弄权术。这样的投机分子,只会把自己的国家,带入歧途。佩洛西没有想清楚的是,时代,早已变了。打“台湾牌”的下场,结局,只有一个:灭亡。